新聞 | 圖片 | 下載 | 專題
  首頁 |新聞中心|青州人文|青州書畫|青州風光|青州房產|青州名流|書記專題|市長專題|青州掛失
 
當前位置: 首頁 > 青州人文 > 旗城“詩人之家”
旗城“詩人之家”
來源:今日青州網      時間:2019-12-26 10:21:39      
內容摘要:青州駐防八旗軍隊早年被稱為功懋十全的威武之師;進入乾隆朝之后,青州滿族在保留自己文化傳統的同時,出現了學習漢文化的熱潮,因而詩、書、畫人才輩出,留下了不少優秀作品。如鑲藍旗唐家五代能詩,被稱詩人之


青州駐防八旗軍隊早年被稱為“功懋十全”的威武之師;進入乾隆朝之后,青州滿族在保留自己文化傳統的同時,出現了學習漢文化的熱潮,因而詩、書、畫人才輩出,留下了不少優秀作品。如鑲藍旗唐家五代能詩,被稱“詩人之家”。早年曾出版《唐氏詩鈔》,詩集選入作品282首,另有唐松壽手稿一冊,詩300余篇,至今為其后人所珍藏。
  據唐氏家譜記載,唐家為塔他拉氏,其先祖倭和納傳至四代來青州駐防,至今后人已繁衍十代:色和臣——荷會——莊林——布衍海——伯善——松壽——文瀚——鼎武——德順——唐巖。其中留下詩作的有莊林、伯善、松壽三人。文瀚與鼎武之妻舒玉芬也善詩,但其作品未收入《唐氏詩鈔》,F將莊林、伯善、松壽的詩作分別介紹如下:
  莊林,字默齋,生于清乾隆年間,著有《默齋詩鈔》。其玄孫松壽將其所作詩文選輯22首,編入《唐氏詩鈔》,并做了一篇短序。莊林的經歷不詳,但從序及其詩中看出,他雖善文能詩,但屢試不中,沒有做官,因而生活拮據。他的詩作中有一首《初夏感述》:
東風何意故來遲,教爾開顏不及時。
債主填門猛于虎,嬌兒伏枕氣如絲。
春光荏苒交新夏,花事蹉跎負舊期。
肯惹芳園怨童子,推窗強作笑容窺。
  嬌兒生病,債主逼門,他生活得十分艱難,但他性格耿直,不愿卑躬曲膝。他在三十二歲時,仍沒有考中,于是便轉而研究周易,認為自己注定不能求取功名了,以后便心灰意冷,每與山僧野叟往來于駝嶺云門之間,詩酒自適。并囑其子孫,死后要葬在云門山下。他有一首詩,題名《乾隆歲次甲辰冬至日枕上作》。即在乾隆四十九年(1784)冬至這天,他病臥在床,在枕上賦詩。其文曰:
不須別處問牛眠,曾與云門結道緣。
只履倘能埋北麓,拚將十萬買山錢。
  他想將云門山買下來,葬于云門之下,這只是一個窮詩人的浪漫情懷而已。
  伯善,字子元,莊林之孫。生于道光八年(1828),逝于光緒十六年(1890),官至旗城都統府掌印佐領(正四品)。他“幼則心醉詩書,長則手操疏計”,文武兼備。他任旗城都統府掌印佐領長達四十年,起草奏章,管理文案,公務繁忙,交際亦甚廣泛。他于百忙之中,寫下了大量詩篇,前期印有《素履堂詩鈔》集錄詩75首,后期因身體多病,退出所任職務,著有《倚枕吟》,集錄詩77首。他喜愛奇石花卉,花卉中尤其愛菊。詩中有《索菊》《憶菊》《問菊》《對菊》。對菊、竹、梅、蘭、琴、棋、書、畫,他皆能信口成詩,而且頗有意境與含義。如他口拈一詩,題名《盆中小松》:
得地原堪作棟梁,托根瓦缶亦何傷。
雖然束縛難敷蔭,也自青青傲雪霜。
  瓦缶是一種肚大口小的瓦器,松置于其中受到束敷,但其色青青,也能凌霜傲雪,他以此來比喻人生,激勵自己。從他的詩中看出,他與青州滿族的書畫家寅谷、敦德、惠元、鑒泉等人交往甚密;他同青州的漢族名人也結為摯友。如明、清兩朝重臣房可壯之后房詩臣,青州太守李憲之,都同他有詩詞往來。李憲之在青州為官廉潔,重視教育,曾用自己的薪俸,向北城八旗義學捐助銀200兩,伯善詩中稱贊他是:
春風噓植圭璋器,化雨涵濡棟梁材。
指日人文應蔚起,滿城桃李屬君栽。
  光緒九年(1883)二月,他五十五歲時參加挑選協領的考試,發射三箭皆近紅心,但沒命中,因而落選。他自嘆“無才逐鹿手空還,仰屋興嗟淚自潸”。他想到薛仁貴三箭定天山的故事,由此勉勵自己,不能怨天尤人。
  伯善生活儉樸,反對奢侈,上司按規定為他修膳佐領衙門,他認為是“頻興土木”“浪擲泥沙”,他在一首題名為《知足》的詩中寫道:
知足由來慣耐窮,甘霖屢降十年豐。
余柴尚可供炊爨,老屋猶堪蔽雨風。
菊種幼苗欣已活,竹添新筍喜成叢。
睡余烹茗閑消遣,小小泥爐熾炭紅。
  伯善廉潔,耿直,用他的話說是“懶學圓融逢要路,肯與衰老負良辰”。1889年他61歲,因工作中與上司意見不合,便借口生病,退出了掌印佐領的職務。他的詩集中有這樣一段記敘:
  掌都署印務垂四十年,歷事各憲委掌箋奏,因骨鯁不合,一旦退出,頗覺消閑,喜占二絕句:
憶掌當年箋奏時,四郊多壘羽書馳。
從今幸免簿書累,信手消遙但詠詩。
依舊清風兩袖寒,倍嘗辛苦與艱難,
休言三十年前事,賺得皇家四品官。
  伯善退職以后,第二年唐家便遷出佐領衙門。因伯善生前為官廉潔,沒有積蓄,為了糊口不得不含淚賣掉積攢的名人字畫。其中有元代名家黃子久和明代大畫師米萬鐘的山水,有成親王永瑆的鐵線篆字,劉墉,鄭板橋等清早、中期著名書畫家的杰作。此時,他雖然到了“家道寒微,謀生計拙”的境地,他仍然不停地寫詩:
破窗風入覺衾涼,倚枕燈前厭夜長。
人到貧寒無好夢,花逢節序更添香。
供家米少炊猶吝,待客茶溫飲不妨。
獨有閑愁拋不盡,年年詩債逐時償。
  在這期間,他生了一場大病,如同抽骨脫皮一般,三四個月身體未能復原。冬日怯寒,不敢理發,煙茶全都戒了。直到春暖花開,才被妻兒攙扶著到院中坐一坐。他寫道:
誰料今番病,真成死里生。
妻孥皆喪膽,戚友盡擔驚。
久厭欹床臥,方能柱杖行。
何時始強健,庭外看分明。
  既使在病中,他仍未擱筆,又寫了大量的詩篇。光緒16年(1890)陰歷7月17日,他病逝在家中,這一時期留下的詩作,多在病榻上寫成,因而取名《倚枕吟》。
  松壽,字揖喬,伯善之子,生于1860年,14歲入學,25歲第一次參加鄉試。由于他偏愛詩歌,不喜歡八股文,自認為“讀書意不佳,讀詩心便喜”,所以未能考中。30歲時他父親去世,生活復又貧困,沉重的家庭負擔與兵役之苦,都壓在他一人身上,因而屢試不中,于是陷入極大的矛盾痛苦之中。他留下了大量作品,并刊有《臥游山房詩鈔》,多數是在表達自己的心境。
  松壽的詩語言生動,意境清新,感情激越。除收錄《唐氏詩鈔》109首,另有未刊登的手稿,詩三百余篇,也不乏精彩之作。他之所以取得這樣的成就,與他父親伯善的熏陶教誨是分不開的。松壽幼時,父親常朗誦陸游和蘇軾的詩給他聽,及至年長,便命題賦詩;蜃约合茸鰩拙,讓兒子后續,或步韻唱和。松壽的詩集中曾記敘著一段父親去世前命他續詩的情景:
  “先大人子元府君,自庚寅三月受癥,至七月初十日覺病小愈。是日午后暴雨如注,晚晴。移座中庭,即景口占云開月倒行三句,命壽續之,至十七日夜間溘逝,始悟詩之不祥也。”
  當時,伯善所吟的三句詩是“雨急煙橫散,云開月倒行,滿庭秋意味……”前兩句伯善尚滿意,第三句似覺不妥,叫松壽往下續句。松壽連答兩次,非但伯善搖頭,連他自己也認為不好,后來他父親突然死了,他便認為這是不祥之兆。
  松壽34歲時,清明節前游旗城《海岱書院》作雜詠二十四韻,詩中引經據典,寫景抒情,將《海岱書院》和旗城教育描述得十分詳盡:
海岱新名院,憑云舊號樓。
松林斜抱好,竹徑曲添幽。
挹翠茅亭結,臨漪水榭留。
山環青黛峙,池繞碧波周。
螺光檐外罨,麝氣庭中浮。
鳥語醒塵夢,花香浣客愁。
樹頭蜂蝶鬧,軒外紫紅稠。
論德談經地,飛觴醉月秋。
前賢頻景仰,勝境任遨游。
古籍三椽滿,名言二字搜。
才喜文兼武,人欣剛化柔。
八旗盡統誦,四海斂戈矛。
淵源欽世學,桃李總門收。
文章必己出,辭藻拔少尤。
徒爾笙竽濫,那能學仕優。
栽培勤泉志,創建伯羲遒。
報國群期否,持身我欲求。
韶華莫虛擲,歸詠樂咸休。
  松壽這首詩從《海岱書院》的憑云樓寫起,將花園中的樓臺亭榭勾勒出一幅秀麗的圖畫,筆墨嫻熟,情景交融。“勤泉”和“伯羲”即倡導建立《海岱書院》的省巡撫張曜與主考官盛伯羲。他在這首詩的末尾寫道:“報國群期否,持身我欲求”?梢,當時他仍然躊躇滿志,力圖進取。但在次年乙未開科考試,他仍舊落榜。后來,在他的詩中有一首《元旦試筆》:
麗景天開第一辰,試將彩筆賦初春。
千門雪映桃符赤,萬里春和曙色新。
搦管難描豐歲樂,傾杯未覺小家貧。
到頭還是皇恩重,我亦三朝自在民。
  這里的“三朝”是指咸豐、同治、光緒。詩中所說的“皇恩重”與“自在民”實際是對科舉不第所發的牢騷。這次他參加鄉試未中,傳說是考試官出了個偏題,——“項羽”,他在答卷中犯了忌。
  封建時代科考時,文章中的“忌諱”是一大奇聞。最大的忌諱是不能用當時皇帝的名字所用的字。例如唐太宗李世民,因為忌用“世民”二字,柳宗元在《捕蛇者說》中,把“民風”一詞改成“人風”。明、清二朝忌諱更多,傳說慈禧太后的小名叫翠妞兒,考試中就要避開“翠”字。但這種忌諱只有深諳宮中內情,一般人是不知道的。有一年進士朝考,題目是“麥天晨氣潤”,有個考生聯想到翠綠的麥田波浪起伏,在詩中便用了“翠浪”一詞,閱卷大臣看了大驚失色,盡管這個考生詩作得好,字也寫得漂亮,但怕觸犯老太后的忌諱,只好讓這個應該中進士的考生落了榜。松壽在做《項羽》的考題時為什么落榜呢?因為清王朝崇拜關羽,松壽的文中沒避開“羽”字。
  此后,松壽是否又參加科考,現已無據可查;但從詩中看出,他后來憤世妒俗,淡泊名利。戊戌變法時他曾一度精神振奮,變法失敗后他也隨之消沉了。
  后來他的詩作中有“半世功名薄,連年病纏身”“無能老子君休笑,屈指優游四代民”等詩句。
  年近花甲時,他沉醉于詩酒,并同青州法慶寺的方丈覺性(字復亭)結為好友,他的多首詩是寫法慶寺的。覺性方丈死后他很難過,在詩中寫道:
性公歸去了無痕,一過叢林一斷魂。
紅葉依然藏塔院,白云終日對山門。
頻思苦茗檐前煮,猶記香醪石上溫。
瞬息三年勞入夢,空余風月與誰論。
  松壽命富有才華,詩書俱佳,但在封建科舉制度下,他找不到出路,因而消極厭世,自甘沉淪。晚年,他隨兒子唐文瀚寄居于山東省東昌府(文瀚在東昌府任書吏),每逢茶余飯后,他便沿著城邊的柳堤,步履蹣跚,低聲吟哦,繼續不停地誦詩作賦,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李鳳琪)
 




唐詩詩鈔手稿



唐伯善晚年與家人留影
 

編輯:今日青州網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今日青州、今日青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新聞熱線:0536-3233110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
 
 
綜合商訊    
濰坊日報社青州分社招聘記... 02-10
青州市公告掛失指定刊登媒體 11-30
玫瑰香飄大黑山 05-25
“一盔一帶”,青州即將嚴... 05-25
市農業農村局推廣先進技術... 05-24
市行政審批服務局進行工程... 05-24
初夏的青州胡林古已美成人... 05-23
花開迎賓,仰天山第十六屆... 05-23
   
走進青州井塘村 05-07
詩論(一)互相學習 共同... 04-30
“蜜蜂賦”悅人寰 04-30
南京路上的“益都連” 04-30
仰天山上的趙明誠題刻 04-30
那些漸行漸遠的叫賣聲 04-30
青州寺廟綜覽(47)鐵佛寺 04-30
青州鞓紅發現記 04-30
青州新聞    
青州市園林綠化中心提升開... 05-26
青州全面提升防震減災工作水平 05-26
實干拼出“傳信速度” 05-26
青州市人社局全力推進事業... 05-25
青州市召開臺資企業調研工... 05-23
青州:首創群眾監督建議閉... 05-23
青州市首屆糖尿病足論壇成... 05-23
青州中小學幼兒園復學復課... 05-22
《今日青州》電子版    
關于我們】- 【聯系方法】- 【投稿信箱】- 【版權聲明】- 【招聘信息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今日青州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服務熱線:0536-323311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山東省青州市市委院內檔案局四樓 郵編:262500

版權所有 今日青州網 魯ICP備12014985號

技術支持:710STU淄博網站建設

江苏七星麻将下载 网上棋牌平台 沈阳化工股票走势 大地棋牌游戏平台 大盘蓝筹股票 pk10牛牛真的假的 福建11选5走势 网赚项目都有什么 平特一肖自创规律 麻将技巧顺口溜大全 最新棋牌捕鱼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