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圖片 | 下載 | 專題
  首頁 |新聞中心|青州人文|青州書畫|青州風光|青州房產|青州名流|書記專題|市長專題|青州掛失
 
當前位置: 首頁 > 青州人文 > 風景這邊獨好 ——探秘桃花山
風景這邊獨好 ——探秘桃花山
來源:今日青州網      時間:2020-06-04 10:22:09      
內容摘要:王府街道辦事處夏家莊東偏北,有一座山,遠望,山勢突兀,寨墻高聳,當地人稱桃花山,也就是《水滸傳》三山聚義打青州之一的桃花山,一直想去探個究竟,但是由于種種原因始終未能如愿。 2019年12月23日,小霧,


 



     王府街道辦事處夏家莊東偏北,有一座山,遠望,山勢突兀,寨墻高聳,當地人稱桃花山,也就是《水滸傳》三山聚義打青州之一的“桃花山”,一直想去探個究竟,但是由于種種原因始終未能如愿。
  2019年12月23日,小霧,應楊遠文之邀,和文友馬守軍、馬際平、馬汝建一起,欣然前往考察。
  我們找到夏家莊村主任邱學龍先生做向導,把車停在山西腳下,沿著土石路緩慢上行。
  前些天下過一場小雨,有些路面還稍顯泥濘,遠看山勢陡峭險峻。不過,一路說說笑笑,倒也沒怎么覺得累,很快就到了一個馬鞍處,松樹遍布,這就是青松嶺了。
  嶺上有一棵古松,估計樹齡得有600多年。邱主任介紹說,這棵松是歇腳松,在炎炎夏日里,為從東、西兩側翻越山嶺的行人在此休整,提供清涼的濃蔭,數百年來一直受到人們的保護,便成了一道風景。
  拍完照后,繼續折向北行,神秘的山寨像磁石一樣吸引著我們。
  山寨呈西南東北走向,四面高墻,用青石壘就,矗立在山頂之上,盡管已經坍塌了許多,仍可想見當年氣勢之雄偉壯觀。
  山寨西南留一窄窄的石砌通道,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此處有一寨門。從寨門外貼著懸崖北去,在山寨西側中部,還有一處寨門。這就是當地人所說的南寨和北寨,但實際上,山寨內部相通,沒有明顯的界限。邱主任告知說,兩處寨門之上原本都各有一橫石梁匾額,西側寨門匾額刻有“桃園”二字,西南寨門匾額刻有“山砦”二字。這“桃園”“山砦”連在一起,正是“桃花山寨”之意。
  桃花山寨,當地俗稱“八角寨”,又稱蓮花山,但是,這蓮花山的稱呼是不對的,是張冠李戴的結果。光緒版《益都縣圖志》之八鄉里社圖中,明確標記此山為八角山,而蓮花山另有所指。
  桃花山寨之內,整齊排列著大大小小的殘留房基不少于36間,每間至少可供3人臥眠,建房石材為就地所取,寨墻上留有防御用觀察點和攻防卡口,寨墻內側留有巡邏和移兵的通道。
  有人考證后認為,這些房屋為密宗佛教修行之地;也有人考證后認為,它們是道教場所。但是,從寨墻遺存的跡象上看,這里的軍事功能尤為明顯。因此,這首先應當是軍事堡壘,當然,在某一或者某些歷史階段,這里確實也有用作過佛教或者道教場所的可能,但這不是主流。
  山寨東北,略下方,有一凸起的高崖,西向的石崖上有一神秘的石刻。說它神秘,是因為其中的“敬亭山”三字。
  眾所周知,李白曾經寫有《獨坐敬亭山》一詩,詩曰,“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很多人說這就是李白的遺跡,那么,這一石刻究竟與李白有沒有關系呢?
  還是先讓我們一起看一下李白的足跡吧。
  天寶元年(公元742年),李白四十二歲供奉翰林,陪侍皇帝左右,娛之以詩文;天寶二年(743年),詔翰林院,但是,不久便厭倦了御用文人的生活,隨即縱酒以自昏穢,玄宗呼之不上朝,遭人讒謗,天子疏之;天寶三年(公元744年)夏,于東都洛陽,結識杜甫與高適,暢游甚歡,縱談國事,皆為國家的隱患而擔憂;天寶四年(公元745年)秋天,與杜甫一起來到益都,拜訪北海太守李邕,寫下了《東海有勇婦》,“梁山感杞妻,慟哭為之傾。金石忽暫開,都由激深情。東海有勇婦,何慚蘇子卿。學劍越處子,超騰若流星。捐軀報夫仇,萬死不顧生。……”
  據傳說,這個“東海勇婦”替夫報仇之后并沒有逃去,而是主動到官府投案,時任北海太守的李邕甚為感動,慨其任俠義舉,奏報朝廷,唐玄宗獲悉真情,明令李邕將其押往東都洛陽,實則想將其納入后庭,然“東海勇婦”無心富貴,玄宗只好將其秘密送歸原籍,并在青州城南,也就是現在的夏家莊,為其專門辟建泰山老母廟。從此以后,“東海勇婦”就在夏家莊泰山老母廟隱姓埋名,鉆研醫術,廣濟眾生,并頤養天年。
  李白造訪青州期間,曾數度到此泰山老母廟拜會“東海勇婦”,然終不得見,只好將其景仰之情寫就《東海有勇婦》一詩,傳唱了千古。
  據說,桃花山上的“敬亭山”三字,就是李白于此期間所留。
  然而,八年之后,也就是在公元753年(天寶十二載),李白南下宣城之前,賦詩一首《寄從弟宣州長史昭》,其文道,“爾佐宣州郡,守官清且閑。?湓圃潞,邀我敬亭山。五落洞庭葉,三江游未還。相思不可見,嘆息損朱顏”,李白這才第一次在其詩詞中提到“敬亭山”三字。
  在宣城,李白盡情釋放自我,常與崔侍御、宇文太守、從弟李昭等友人,對酒酣高樓,散發弄扁舟,“屈盤戲白馬,大笑上青山”,“時游敬亭山,閑聽松風眠”,“送客謝亭北,逢君縱酒還”,豪情勃發,心懷激蕩,并且還在敬亭山下建了房屋,接來家眷,共享天倫,寫下了“我家敬亭下,輒繼謝公作”的詩句。
  安史之亂第三年(公元756年),李白參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永王爭奪帝位失敗后,李白受到牽連,被流放夜郎(今貴州境內),幸運的是,在途中被赦免。
  公元761年,已年逾花甲的李白最后一次來到宣城時,再也沒有昔日友人的陪同和唱和,獨自蹣跚地爬上敬亭山,靜坐良久,傷感與孤獨一起襲上心頭,于是便產生了千古絕唱《獨坐敬亭山》。
  眾鳥都已飛去,閑云也不愿為其作片刻的停留,只有這敬亭山無言而又忠實地陪伴著作者的孤獨,更添無限的孤寂、落寞、憤懣和無奈。
  在青州期間,李白肯定去過不少的地方,但是,很明顯,李白“獨坐敬亭山”的詩作大大晚于他來青州的時間。
  因此,桃花山的“敬亭山”,應該與李白無關。
  但是,它很可能是某位郁郁不得志的賢達之人,刻于此處以表心跡的。
  據石刻兩旁的小字可知,書刻者為“山人”,作于清朝戊戌年間。那么,在清朝戊戌年來過青州,像李白一樣滿懷抱負,卻又不得志,又自稱“山人”的人,究竟是誰呢?
  據傳,康有為曾先后兩次造訪過青州。
  康有為,原名祖詒,字廣廈,號長素,又號明夷、更甡、西樵山人、游存叟、天游化人。
  難道真的是康有為,在戊戌變法前夕,循著李白的足跡,登上了這桃花山,極目四望,看到這絕勝的風景,想到國家的危局,嘆息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負,心生感慨,便借用李白的詩句,在石崖上寫下了“山人獨坐敬亭山”,以抒胸懷?
  1925年,康有為又一次來到了青州,游覽了云門山和法慶寺,并寫下了“云門岌嶪俯青州,千里青蔥禾黍油……”“綠瓦紅墻松柏宮,聞移衡府殿材工……”等詩句。
  桃花山,確實是一處風水寶地,其周邊風景美不勝收,目不暇接。
  從桃花山頂四下里觀望,稍加留意,你便能發現四周景致的精妙之處。然而,其情其景,不親臨此地定難以想象。
  腳下正處在中心位置,整個山體呈現一只巨龜的形狀,四腿和頭尾惟妙惟肖,頭頸向東北方向長長地探出,正緩慢地向仰面巨佛爬去。
  相傳,唐僧師徒去西天取經,遇阻通天河之時,老龜馱他們師徒過河,只求唐僧代問佛祖他幾時得脫重殼而成人身。取經歸來,老龜問起相托之事,誰知唐僧竟忘得個一干二凈,一氣之下,老龜便把他們掀入濤濤的河水之中,也就有了唐僧西天取經的第八十一難。
  老龜無奈,只得自己緩慢地爬行,前往西天求問佛祖。不成想佛祖云游講經去了。于是,老龜便循著佛祖的足跡,經仰天溜,由逄山峪,翻越石虎嶺,來到了青州城南,在這里凝神傾聽佛法,演繹了一出神奇的“龜(皈)依佛門”,最后終于修得正果,脫離了輪回之苦,在此留下了一具世俗的軀殼,幻化成了這座靈山。
  青州仰面巨佛位于桃花山北偏東方向,巨佛山體之上有一峰,俗曰“燎壺山”;因其恰似一頂紗帽,又稱“紗帽山”;也有人稱其為神龜峰,恰似一只靈龜緩緩地西行。這實在是一處絕妙的盛景,不同的人會產生不同的解讀,你再仔細地端詳一下,它像不像是個猿頭?像不像是一巨猿正昂首東望(見下圖)?

 
  關于這巨佛和佛山上的猿山,向來就有這樣的傳說,佛本是凡體肉身,正因為其本身有“猿”(即“緣”),才得以悟道成佛的。另外,據說不經指點便能識得此猿的人,才是真正的與佛有緣之人。
  而且,神奇的是,此猿山以及其東側山嶺,又構成了一個仰面佛的形象。(下圖是從北側觀望的效果)  


 
桃花山北偏西,在巨佛的頭頂南側有一山峰,俗稱虎頭山。有人稱,虎頭山上原有一天然巨石,形似老虎,惟妙惟肖,老虎嘴、老虎牙分外明顯,可惜的是,上世紀開山采石時被毀掉了。
  但是,筆者在反復走訪的過程中發現,雖然虎頭山前寨子村人也有此說,卻又都沒親眼見過這一虎頭石。寨子村老書記,今年65歲的劉興仁先生明確地說,這是人們的傳言,他本人也從未見過。
  寨子村73歲的馬學誠老人則說,虎頭山上沒有虎頭石,而在這座小山西北處曾經有一個蛤蟆龕,也就是一處淺淺的凹陷處,人們通常把它叫作老虎嘴。
  考證光緒版《益都縣圖志》發現,虎頭山原本指巨佛山體的最西端(見下圖),這里正是佛的發際以上的位置,所以,虎頭山應該是由“佛頭山”轉化而來的。因為,古代漢語中“佛”讀作“福”,而“福”與“虎”音相同。而上文所說的蛤蟆龕,就在虎頭山的余脈盡頭,所以,很有可能是后人把這“虎頭山”的蛤蟆龕附會成了老虎嘴。
  《青州市地名志》把虎頭山一帶的山嶺統稱作“虎頭嶺”,似乎更能說明“虎頭”是“futou(即佛頭)”的音轉。
 
 
  巨佛再往北,便是“不聞天下,乃不得與龍山、虎丘決雄可惜也”的云門山。桃花山西北,是“障城如畫”的三山之一,駝山。
  桃花山正東是八仙臺,相傳八仙曾相聚在此斗棋,后來他們又從此處一起度海,如今他們的棋盤尚存。
  八仙臺東側下方,便是歷史上聲名顯赫的廣福寺,開創之初名叫“巖勢道場”,也曾稱盛福寺、興福寺。而世人竟渾然不知,廣福寺的本義居然是“廣佛”之寺的含義。上文說過,古代“佛”讀作“福”,所以,廣福寺、巖勢道場、盛福寺、興福寺都與青州仰面巨佛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實為“廣佛之寺”“盛佛之寺”“興佛之寺”。
  廣福寺北側山體甚為奇特,山形變化多端,因而有著諸多的名稱。
  此山有東、南、北、中四個山峰,北面主峰上有一方形的突起,因遠看如磨臍而得名“磨臍山”;而從駝山遠觀,山頂形似巨大的磨盤,所以俗稱磨盤山;從云門山南遠望,其山頂像是一方天然“寶印”,所以又稱為“寶印山”或者“大印山”;從山腳上望,山頂又像是一方印盒,所以還稱“印盒山”;從廣福寺南側停車場看,它是一座獅子山;從林語山莊東北角看,它又變幻成了猿山(見下圖)。
 



 
  桃花山正西,端坐于祥云之下的,是形神具備的彌勒佛山。
  彌勒佛左胳膊彎處是一座山頭,其南側偏下有兩個小巧玲瓏的山洞,西側洞相對較大,洞口直徑僅5—60公分,洞內約3平方米,洞東側石壁上透出微弱的亮光,光由東側小洞透射過來,將隨身拐杖從東側小洞插入內穴,西側洞內僅見拐杖頭兒。所以,在光緒版《益都縣圖志》和《青州市地名志》中,此山又被稱為透玲山。
  沿彌勒佛左肩而上至山頂,頂上現出四個小山頭,南側兩個、北側兩個分別形成了兩個亞腰葫蘆的形狀,這就是此彌勒佛山又被稱作雙葫蘆山的原因。
  此山又有人稱二仙山,傳說是和合二仙的居處。從桃花山頂西望,此山上有兩個較為明顯的尖頂,稱其為二尖山,似乎沒什么不可,這大概就是二仙山之名的緣起。
  仙人是道家概念,彌勒是佛家之語。這一山二名,似乎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結果。不過,傳說中的和合二仙是和美團圓的象征,是喜神;而彌勒佛,以笑容盡世間難容之事,也是“喜”佛。所以,和合二仙和彌勒佛,在教化民眾上的作用是一致的。
  此山本是青石山,但是令人稱奇的是,從山體往東下方原有一條蜿蜒的白色沙溜,像一條白龍將頭探入夏莊村東的河谷。
  從彌勒佛山右肩西南望,有一山峰呈現出一只威武的獅虎形象,這便是二泉山了。而從桃花山頂望去,二泉山卻是一猿山的形象。
  說到猿山,其實眾人不知,從桃花山北的寨子村看起來,這桃花山本身也是一座猿山,而且從東側和西側看,竟是兩只不同的巨猿。(見下圖)
 
 
 云門山西部山頭也是一座猿山。(見下圖)
 
 
  所以,這桃花山一帶確實是風水寶地,深處佛緣之中,而且是左右逢“猿”(源)。
  桃花山正南是蓮花山,道道山梁恰似花瓣,巨大的蓮花似開未開,神龜的尾巴就搭在蓮花的西北側。
  蓮花山東偏北,也就是八仙臺南,是觀音巖。觀音巖在光緒版《益都縣圖志》地圖(見上地圖)中有明確的記載。
  神奇的是,這一山,無論是從左上右下,還是右上左下的角度看,都是人面,且都如此的形象。但是,至本人查閱光緒版《益都縣圖志》為止,竟然一直無人知曉此山即是觀音巖。
 


從濰坊護理職業學院南側約700米處西望觀音崖的效果圖。



從夏莊西彌勒佛山(即二仙山)東望觀音崖的效果圖
 
  蓮花山西略南的第一高峰是鳳凰山,俗謂“鳳凰來儀”。
  而這座高山實際上是鳳凰的頭,鳳凰的脖頸向南延伸,與石虎嶺相接(石虎嶺即石虎隧道所在的山嶺),李寶峪村東的山嶺至石虎嶺是它的右翼,石虎嶺往西是其左翼。
  石虎嶺往西是摩天嶺,從西北側看,摩天嶺像是一頭獅子,也像是老虎。此“虎”甚為隱秘,就連當地也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摩天嶺再往西是一座“彌勒”山,遠望似一彌勒佛端坐于此,俗稱羅圈山,又稱黑石屋。黑石屋實際上是指這座山半山腰處的一處巨型石龕,石龕有人工加工的痕跡,可容近百人站立,石龕中有兩眼泉,從山縫中流出,匯集成泉,然后順山坡而下,這應該是于欽在《齊乘》中所記的石井水的最上源。
  彌勒佛本為男人之身,而此處卻有如此巨型石龕內嵌入山體,恰似女人之像,所以有人稱其怪哉。是故,又有人稱此山為老君山,說黑石屋的凹陷是太上老君練縮陽功所致。
  這老君山,也就是光緒版《益都縣圖志》中記載的黑石隖。
  有人說從摩天嶺,越過老君山西望,有一山頭恰似老虎,言稱石虎嶺就因此而得名。這一點似乎更不能成立,石虎嶺與此“石虎”隔著摩天嶺和老君山(也就是黑石屋),怎么可能以它來命名呢?這不更是“隔山打虎”嗎?
  石虎嶺的得名還真是個謎。
  夏家莊村主任邱學龍先生介紹說,這石虎嶺之上是古跑馬場,相傳是隋朝時跑馬訓練的場所。
  這一說法也有待于商榷。
  這石虎嶺往東,至薄板臺村西、上院村北、南辛莊村、彌河,往西至玲瓏山、郭溝村南、后黃馬村、乖場村、侯王村、蘇峪村、黃巢關村,從黃巢關往南,沿孫旺溜子西側山嶺一直到仰天山,到淹子嶺,這一條長長的山嶺,正是一道天然屏障,是一條天然的分界線。
  雖說逄國的勢力曾經一度深入到北部平原地帶,但是,在較長的歷史時期內,這一條分界線,應該就是古逄國的北部防線,以南是逄國的領地。
  歷來人們都認為,南、北鎮頭村的名字是因逄王在此布陣,攻打占據逄山作亂的外甥姚王(一說是楊王)而得。這是經不起推敲的。
  逄國的腹地就在逄山以南不遠的石門坊,逄山就在逄國的“后院”,這姚王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此作亂,更何況,南北鎮頭村位于狹長的深谷之中,北鎮頭直線距離逄山8華里還多,在這山溝里布陣,如何攻打逄山?而且,一旦被人家堵住谷口,又如何逃脫?更不用說攻擊別人了。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逄王在這個山谷里屯兵布陣,駐防北側的高山關隘,軍隊在這邊界的高山嶺上巡邊,也就因而在這山嶺東西一帶有了回馬嶺和跑馬場的地名。
  在古代,后黃馬村西側、玲瓏山西側、石虎山隧道的東上側,都各有一處關隘。
  尤其是石虎山隧道東側這一處關隘,北通古廣縣城、廣固城、東陽城、南陽城,南通逄國石門坊。
  石虎嶺南側趙家莊村正西有一座長長的山嶺,當地人稱“大崮嶺”或者“龍門崮”,嶺西便是北鎮頭村,嶺便是從云門山頂西南望所見的“云門仙翁”。
 


從趙家莊村中心大街東頭西望的效果圖。從這個角度看,“云門仙翁”更像是兩個人頭的疊加。
 
  在趙家莊村和東張莊村走訪時,不斷有人告訴我如下類似的說法:
  一說,石虎嶺南這條山溜本名叫作“石灰峪”,是明朝為衡王府燒制石灰的窯口所在地,因山溜中各村都燒制石灰而得名,后音轉為“shihu峪”;二說,明朝在該山溜中共有十個村莊(趙家莊、東張莊、西胡、東胡、前莊子、李家莊、許家莊、金家樓、鞠家河、姚家溝),居住有十個姓氏,每一姓都同根同宗,共計十大戶,稱“十戶峪”,后訛傳為“石虎峪”。
  這兩種說法似乎也都能說得過去。而查證《青州市地名志》發現,這十個村莊確實均為明初或以前立村,明初的居民共計十二個姓氏,分別為于、趙、張、胡、姜、溫、劉、李、許、金、鞠、姚,“十二戶峪”音轉為“十戶峪”進而轉為“石虎峪”的可能,似乎也不能完全否定。另據光緒版《臨朐縣志》,此峪確為“石戶峪”,“今逄山迤西而北群巒疊嶂,宛延不絕,有澗長十余里,土人謂之‘石戶峪’,與益都石膏山東澗水通,東南經逄山下”,而且據此描述,“益都石膏山東澗”,正是玲瓏山東山谷、“云門仙翁”山嶺以東。
  至于石虎嶺之名究竟因何而得,還是交由讀者自己去探索吧。
  二泉山東南側原有古棗樹園,故又稱棗園山,山上有強人寨,稱“棗園圍子”。
  二泉山北側有兩個洞,洞中有泉,俗稱二泉洞,山因以為名,當地人又訛傳其為“二前山”,但是,從光緒版《益都縣圖志》考證,此山才是真正的“二仙山”。
  二仙山的得名應該與山峰北側的兩處山洞有關。西洞有兩處開口,西開口似是近代所為,口闊;東開口狹窄,立于峭壁之上;洞闊而淺,深約14米,最寬處約4米,最高處約6米,洞壁上多有方解石,在燈光照耀下,反射出晶瑩的亮光;通過人為開鑿的約80公分見方的通道,便鉆入東洞之中,東洞洞口北出即懸崖,洞口處曾安有對開的門,東洞較窄,越往里越高闊,可惜忘了估量其尺寸,洞頂有小洞不知通往何處。向導邱學龍先生說,在洞內點火,神龜峰南側的兩處洞眼便能冒出煙來。
  據夏家莊村老書記邱仕信說,此山洞中本沒有任何石像,但是有一次,他竟然無意中拍到了一“老者”的形象。他說此事甚是奇怪,難以解釋,這似乎是“仙”“道”顯靈一般。村人相信,此仙正是丘處機。
  丘處機,1148年—1227年,字通密,道號長春子,山東登州棲霞人,道教全真道掌教、真人、思想家、政治家、文學家、養生學家和醫藥學家,宋金兩朝都曾邀他去京城就職而未前行,1219年(興定三年)五月,受成吉思汗之邀時說,“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處無敢違”,欣然應允,1120年攜十八名弟子啟程。據傳,當他西行經過青州之時,留戀于這一方寶地,曾經與弟子趙道堅小住此洞,因此后人稱此洞為二仙洞,洞中仙影乃丘處機所幻化,但唯有緣人方能得見。
  據夏家莊邱氏族人世代傳稱,丘處機在青州時看中了夏家莊這一處洞天福地,因自己當時已經73歲高齡,怕此去京城以后很難重返此地,于是便在由和合二仙山匍匐而下的白龍(沙溜)龍頭的北側,親手種下了一棵楊樹作為標記。
  丘處機勸諫成吉思汗,敬天愛民、減少屠殺、清心寡欲,世稱其有“一言止殺”之功,80歲時,仙逝于元大都長春宮,百姓感念其恩德,將其生辰正月十九日定為燕九節,歲歲慶祝,現仍為京津地區的著名風俗之一。
  元朝末年,時局動蕩,丘處機的傳人改姓邱,后來有部分族人遷入樂安 (今廣饒縣),隨后又有一支兄弟四人,順著祖上的記憶,帶著父親的骨殖,從樂安尋到了青州的夏家莊,將其安葬在了始祖丘處機手植楊東側,并在楊樹東側居住繁衍生息。
  據說,夏家莊邱氏一世祖到來之時,手植楊以西原本有一村莊名上莊,為夏、倪二姓在南宋時所立。邱氏一世祖選擇在該楊樹東下方居住,隨后漸成村落稱下莊。在楊樹東下方居住,也就正好是“憩于丘處機手植楊以下”,這“憩下”二字,多少有些迎合始祖丘處機的老家“棲霞”,以示紀念的含義。后來,上莊人知曉了這風水寶地的秘密,也遷于下莊居住,因夏為大姓,隨稱夏家莊。
  因該楊樹為邱姓先祖丘處機所手植,族人世世代代嚴加保護,視若神明,至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大樹依然健壯繁茂,如此高齡的楊樹,現已成為山東半島第一名楊。
手植楊西側便是千年古官道。
  如今這一古官道依稀可辨,在夏家莊村南一帶,還有200多米長的遺存,青石鋪地,牙石界邊。
  當年解放臨朐縣前夕,羅榮桓元帥的指揮部曾設在夏家莊,由此也足可以想見這一條古官道的戰略意義。
  另外,古代夏家莊東的桃花山寨,石虎嶺以南直線相距約5華里的清風寨,以及清風寨東方黑山上的山寨,都是依托這一條古官道而生存的“強人寨”,即土匪寨。
  桃花山寨的歷史不可不謂之悠久。
  據傳說,早在西漢末年,王莽篡權之后,社會動蕩,經濟凋敝,民不聊生,瑯琊人樊崇在莒縣起義,以朱砂涂眉,號稱赤眉軍。當此之時,今青州一帶的饑民也揭竿而起,在此設立了根據地,以桃花山為總寨,以今云門山前寨子村北虎頭山、李寶峪村東八仙臺、夏家莊西南棗園山寨、許家莊西清風寨、金家樓子村黑山寨為副寨,與樊崇義軍遙相呼應,以河道和高山為屏障,進退自如,給了王莽政權以沉重的打擊。
  后來,桃花山義軍與赤眉軍一起,拿下廣縣城,攻克青州府(時在今臨淄齊都鎮),然后西征中原,與王匡的綠林軍互相配合,公元24年,起義軍攻入長安,王莽被殺。
  赤眉軍西征后,今嶗山人張步趁機起兵,自立為五威將軍,后被漢宗室梁王劉永授為輔漢大將軍,督青徐二州,屯兵劇縣(今昌樂堯溝),隨即占領了青州各郡國,后成為地方割據勢力。
  漢宗室劉秀順勢建立東漢政權后,于公元26年,派建威大將軍耿弇討伐張步,長驅直入,張步狼狽逃竄,經夏家莊古道往南,翻越山嶺,繞道逃回其大本營劇縣。
  劉秀親率大軍圍困劇縣城,張步見大勢已去,肉袒至漢營請降,被封為安丘侯。
  東漢末年,黃巾軍起義爆發后,全國各地紛紛響應,但在官軍的殘酷鎮壓之下,各地起義軍漸漸不支,各地義軍余部不斷匯集青州,盤踞在山區,憑借有利地形,進行游擊戰爭。
  青州黃巾軍雖然常有失利,但是仍然不斷發展壯大,規模一度達到30萬人(連同家眷共計百萬余眾),后來在曹操的武力鎮壓和政治誘降下,青州黃巾軍最終失敗,其精銳部分被編為曹操的“青州兵”,成為一代梟雄曹操最初轉圜發跡的政治資本。
  “青州兵”認為,曹操對其有知遇之恩,因此只聽命于曹操本人,曹操死后,竟然自行解散,回歸故里,演繹了古青州人的俠肝義膽。
  今天,在青州山區仍然有大量的山寨遺址存在,據不完全統計,不下于36處。相傳,這些山寨,大都可以追溯到東漢末年,與這“青州兵”有著直接的聯系,他們起義之初,居則為民,出則為兵。桃花山寨,便是其中最有影響力的山寨之一。
  后來,桃花山寨憑借優越的地理位置,成為了歷代強人盤踞的地方。
  有人覺得,桃花山離今青州城如此之近,似乎完全不具備成為草莽山寨的可能性。
  殊不知,就在解放前,桃花山上還曾盤踞著一方悍匪,匪首叫房義全,后來接受了國民黨的收編,在共產黨軍隊的強力打壓之下,追隨蔣介石逃到了臺灣。
  在歷代農民起義的過程中,多有義軍盤踞于此。比如,北魏末年、宋金元時代等,最有名的當屬楊安兒、楊妙真、李全、張林等人。
  據山東省情網山東省省情資料庫《青州市志》記載:
  1217年12月,蒙古太師木華黎率軍攻下益都府城后,棄城而去,府卒張林乘虛主持府事,被金王朝任命為治中。
  1219年,張林趕走金代理知府田琢,六月,張林歸順投宋的紅襖軍領袖李全,被南宋任命為京東路安撫使。
  1219年冬,益都人張林,又名張大刀(此張林非上文所言京東路安撫使張林),起義并盤踞桃花山,稱桃林寨,為義軍總領,據險反金,最終被金東平知府蒙古綱所剿滅。
  1221年夏,蒙古軍進攻山東,京東路安撫使張林投降,被任命為行山東東路都元帥。
  1222年冬,李全占領益都府城,張林敗走。
  1226年夏,蒙古郡王帶孫率軍包圍益都城。
  1227年四月,李全糧盡援絕,投降蒙古。
  1231年正月,李全死于楊州,其妻楊妙真率軍回益都,都元帥行省山東。
  1234年,楊妙真死,其子李璮襲位,為益都行省,江淮大都督,占據40余城。
  1262年二月,李璮反,還軍益都,七月,死于濟南。
  可以肯定的是,在宋金元交替期間,今青州市境內的36寨再次發揮了它們的軍事作用,成為了農民起義軍和草莽英雄的堡壘。盤踞桃林寨的張林是反金的,李全也是反金的,李全是大領袖。也有的志書認為,桃林寨張林和歸順李全后被南宋任命為京東路安撫使的張林是同一人。
  《水滸傳》三山聚義打青州,以及桃花山打虎將李忠的故事,雖是小說家言,但是,青州人都相信,他們都是有其原型的。
  《水滸傳》中的桃花山,應該就是張林的桃林寨,即今王府街道辦事處夏家莊村東的桃花山。因為,在今青州市境內,只有此處的桃花山有較為明確的傳承,且又有完整的、規模較大的山寨;二龍山在觀音溝村南方,山寨遺址尚存;白虎山,西起河莊村西北,往東有13個山頭,東至老山莊東南,綿延十余華里,西部山頂仍然有山寨遺址。桃花山寨,地處古代臨朐縣至廣縣城及后來的青州城之間的交通要道;二龍山寨處在今青州城至淄博的古道沿線;白虎山寨也處在一條古道旁。
  三個山寨,都扼守交通要道,適宜草莽英雄的生存,在歷代農民起義軍與官府的斗爭中,都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因而,也就成了《水滸傳》中三山聚義打青州的原型。
  其中,打虎將李忠的原型有多人,主要以桃林寨起義軍領袖張林和紅襖軍領袖李全為主。
  你不要覺得這桃花山的處所純屬瞎猜。
  在寨子村考證虎頭山之虎頭石的時候,劉興仁不經意提到了一個重要地點,他們所說的虎頭山后的山,是巨佛的發髻處,再往東有一山,當地人稱zhanglin頂或者zhanglen頂。具體是lin還是len,誰也說不清楚,但是自古就這么叫。而且,李寶峪村東,也有這么個叫作zhanglin頂或者zhanglen頂的山頭。
  而當地的發音中,lin和len確實有點難以區分。
  我同事王秀東老師,李寶峪村人,向我說明,他們稱“東姜林”,也稱“東姜len”。而親自到李寶峪村走訪時,村委領導告訴我們,“東姜林”叫作“東將林”的可能性最大,就在八仙臺西南側偏下的位置。
  按理說,既然有“東姜/將林”,就應該有“西姜/將林”,或者“北姜/將林”,但是,李寶峪村只有“東姜/將林”,似乎命名有點不合邏輯。
  其實,不管是“姜”也好,“將”也罷,二者都是jiang音,而先前青州土語中,“張”字確實有人讀作jiang音。所以,李寶峪村的“東姜/將林”,實際上應該是“東張林”。
  寨子村明初立村,北有張林頂,但該村從無張姓;李寶峪村明初立村,東有“東姜/將林”,但該村既無“姜”姓又無“將”姓,現如今,“張”姓也只有一大戶四小戶。即便是李寶峪村的“東姜/將林”是“東張林”的音轉,它與李寶峪村的張姓居民也應該沒什么聯系。
  有人說“張林頂”和“東姜/將(張)林”,其實應該是“屏障之林”,應為“嶂林”。
  但是,這一說法,有明顯的不合理之處。
  所謂“嶂林”,是指先人選村址之時,為族人聚居地所選擇的照壁,其作用類似于今天我們農家院的正屋門與朝向街道的院落之門間的“影壁墻”,是一道怕犯沖而擋煞的屏障。
  因此,既然是“嶂林”,它應該在村莊的前方,然而,寨子村的“張林頂”和李寶峪村的“東姜/將(張)林”,明顯不具備這一功能。
  另外,假如李寶峪村有“東張林”,寨子村在李寶峪村的西北方向,把寨子村的“張林頂”叫作“北張林”,或者“西張林”是完全可以的。這這也就從側面解釋了李寶峪村“東張林”命名的原因。
  這兩處“張林頂”的存在,完全可以看作是張林曾盤踞此桃花山的鐵的證據!
  桃花山寨,也就是張林的桃林寨,是起義軍的大本營,寨子村的張林頂把守的是北大門,李寶峪村的張林頂把守的是東部天險,借此有利地勢,隨時嚴密觀察外部的一舉一動,以防敵人從北面和東面來犯。
  另外,還有一處地名,也可借以斷定張林起義軍就盤踞于此。
  網上有文章說,李寶峪村南有一山洞,洞口東偏南向,處懸崖之上,洞體約三十多米,有一個十幾米深的寬敞廳堂,俗稱李仙洞,相傳因先民李寶在此山洞中坐化成仙而得名,村名也因此而得。
  《青州市地名志》說,“李寶峪村乃明初,由崔、王二姓立村,因處兩山夾峪,土地肥沃,樹木參天,是一處寶地,村南里泉洞中又有李姓隱士,故名李寶峪”。
  其實不然,駝山頂上,有一塊立于大元至元二十七年(即公元1290年)的《重建昊天宮碑》,碑文中就有“又李寶峪購地成園”之記載。這說明,李寶峪村在此之前已經得名。
  不過,“里泉洞”之說,卻值得探討。
  山洞里基本都有泉,尤其是大雨之后,無泉則無水,無水難以成洞,然唯此洞以“里泉”相稱,故其義似有所特指。而李寶峪村人也說,“liquan”究竟是哪兩個字,也說不清道不明,甚至有人認為,“里泉洞”是因岳飛的“瀝泉槍”而得名的。另外,不只是現在,就連以往,在大雨之后,也從未有水從此山洞向外涌出。以上所言,應該是此洞并非因“洞里有泉”而得名的佐證。
  其實,聯想一下上文提到的歷史事實,我們不難發現,這所謂的“里泉洞”,似乎應該是“李全洞”,是宋朝李全起義時曾經盤踞過的山洞。
  張林起義軍和李全起義軍合并后,張林駐守桃林寨,而最高將領李全則曾經住在最為隱蔽的、最安全的、具有天然空調的、冬不冷夏不熱的李寶峪村南的山洞里,從此之后,此山洞便得名“李全洞”。
  因為這里是起義軍根據地的“深宮”,動蕩過后,義軍退去,或被殲滅,新的居民遷入,后來又歷經幾次遷入遷出,人們便只知此為“liquan洞”,而把李全以此洞為“聚義大廳”的事忘得一干二凈了。
  這樣一來,這個山洞的規模,似乎就成了證實這一猜測的關鍵。
  為了搞清楚此洞的規模,只好再次走訪李寶峪村,約上陳銀光老師同行,但因積雪封山,不能親自到山洞探看。不過,我們在李寶峪村委會南邊遇到了一個熱心人,巧的是,此人正是我同事王秀東老師的親堂兄王秀軍,剛從一建公司退休。而且,王秀軍的父親,現年79歲的王玉芝老人,退休前是小學教師,對李寶峪村的文化甚為關注,頗有研究。
  他們父子二人向我們介紹了“里泉洞”的詳細情況,后經我們自己實地考察也得到了證實。
  山洞東向略偏南,處山腰以上近山頂位置,外洞約二十八米深,寬處約四,高處約十二至十五米;外廳再往里有一個小洞口,可容一人匍匐而入,隨后是一個局促的小室,比外廳少矮,寬處約2米,深約十米;然后又是一狹窄通道,側身入內后,是一個大廳,高約七、八米,深約十六米,入口北側是一個三米見方的水灣,由滴水集聚而成并無泉眼,早年間有時水深達半米之多,但是從不外流,灣北側有一石床,洞北側壁上有隱約的光亮,似乎有小洞兒通往山北坡外。
  據此規模,李全完全可以把此山洞作為自己的“深宮”使用!
  而且,“李全洞”和“李寶洞”,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草書寫起來,“寶”字與“全”字是如此的接近。
  可能會有人反駁說,“寶”字是個簡化字,這不純屬附會和臆測嗎?
  非也!
  明代唐寅(1470年3月—1524年1月)遺留下來的書法作品中,就有“寶”字的寫法。所以,“寶”字的這一寫法,明中期以前就已經存在了(見下圖)。
 
 
  李全生于公元1190年,卒于公元1231年,而公元1290年重修駝山昊天宮時,已有李寶峪村名的存在。
  因此,有這樣的可能,古代在這個山洞處寫有“李全(洞)”字樣,后來部分字跡模糊不清,而被世人誤認作“李寶(洞)”了。
  還有,按照《宋氏·李全傳》的記載,公元1214年,義軍統帥楊安兒死后,舅父劉全糾集余眾逾萬,尊楊安兒四妹楊妙真為統領,掠食至“磨旗山”,李全率眾來附,楊妙真遂嫁于李全。相傳,“磨旗山”即今劈山主峰東側“磨臍山”。
  另外,今李寶峪村菩薩廟遺址內,有一立于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的“九圣觀音廟堂”碑,上有“濟南府鄒平縣李泉寺助祿僧人惠梅”的記載。
  上面說過,李寶峪村與宋代李全有著難以割斷的聯系,而嘉靖二十六年,鄒平縣離青州市約200華里,僧人惠梅來李寶峪村菩薩廟助祿,本就不是尋常的事情,那么,鄒平縣李泉寺的僧人到200華里以外的,與liquan有關的青州李寶峪村來助祿,是不是更會令人難以懷疑二者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系呢?
  以上似乎足以說明李寶洞就是李全洞。
  李全洞所在的山體西北山脊之上有兩塊象烏龜的巨石,子龜伏于母龜背上,形似烏龜探海,俗曰探海峰,或曰子母峰。子母峰西北去,與一小山相連,山尖突兀,頂部平坦,約有三、四米見方,俗稱釣魚臺;釣魚臺東北側下方,有一“鐵錨”。相傳,古代此處是一片大海,曾有先人將船錨定于此,然后登上釣魚臺垂釣,后來船錨就嵌在了海底,再后來隨著地殼運動,錨便裸露而出到了今天的位置。
  釣魚臺西北側往北的山溜子俗稱石蠟溜,出產一種晶瑩但不算很剔透的特殊石頭,相傳是海底冰晶所化,其實是一種鐘乳石,有點蠟質感,像是石蠟。前些年,曾有附近村民挖來做成擺件,色澤溫潤,似玉非玉。這,就是石蠟溜的由來。
  據當地有年紀的人說,祖輩相傳,明清時期,為了防止匪寇盤踞桃花山作亂,官府曾在此山寨有部分駐兵,嫌“桃花山”多為“土匪賊寇”所占,名稱不雅,故而將“桃花山”、“桃林寨”更名為“桃園”。“桃園”的匾額,本來安放在桃花山寨西大門之上,大約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不見了蹤影。據說,此匾額被該村一村民掀落后滾入了山溝之中,后來失去了蹤影。
  據李寶峪村81歲的王玉芝老先生回憶,桃花山寨上匾額的落款時間,好像是大清光緒年間?上У氖,此匾已無處尋覓了。
  桃花山一帶有著太多的故事,如果哪位有興趣探尋其文化歷史,我可以給您做半個向導。 
                                     (李瑞之/文   閆玉新/圖)
  (本文系按照地方傳說和相關史料整理而成,不一定是真實的歷史,也非考證。)
 

編輯:今日青州網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今日青州、今日青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新聞熱線:0536-3233110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
 
 
綜合商訊    
濰坊日報社青州分社招聘記... 06-15
青州市公告掛失指定刊登媒體 11-30
全省醫保經辦能力提升培訓... 08-11
青州開展2020年度工傷保險... 08-11
電動智能工程裝備研究院成立 08-11
釣魚臺水庫瀑布景色壯觀 08-11
濰坊市紀委監委:青州多名... 08-10
青州一飯店被曝光!竟然…… 08-10
   
青州古城是齊魯大學的發祥地 08-06
信美東方第一州 ——青州... 08-06
嚴子之隱 □崔斌 08-06
詩論(十)從杜甫的“特拗... 08-06
北宋那年:李格非□黎樂 07-30
冀虎臣留得正氣垂千古 07-30
詩論(九)摭談唱酬詩(二)... 07-30
兩城相對,吟唱千年古韻 07-24
青州新聞    
青州市圖書館榮獲省級榮譽 08-11
2019中國文化和旅游總評榜... 08-10
青州市迎來夏季強降水 局... 08-10
青州住建局嚴查房地產虛假... 08-08
青州市成功斬獲“中國文化... 08-07
青州新博物館來了,建成這樣! 08-05
暖心!青州再建6家“希望小... 08-05
市陽河管護中心發展夜間旅... 08-04
《今日青州》電子版    
關于我們】- 【聯系方法】- 【投稿信箱】- 【版權聲明】- 【招聘信息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今日青州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服務熱線:0536-323311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山東省青州市市委院內檔案局四樓 郵編:262500

版權所有 今日青州網 魯ICP備12014985號

技術支持:710STU淄博網站建設

江苏七星麻将下载 河北11选五任选走势图 股票短线炒股方法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 购彩平台app哪个最好 湖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排列五简单中奖技巧 3d试机号开奖视频 东方6 1走势图 全国股票配资公司 五分彩提现提不出来